第二十七說我對金錢取捨的態度 - 亞市分會鄭宏麟

自1991年皈依大師以來,見到佛光山不斷的在世界各地建立文教組織及分別院。心理一直好奇大師是如何處理這龐大的財務負擔。縱使有衆多功德主護持,也需要縝密的規劃才能有效的運用這些善款。在第二十七說裏,我似乎找到了答案。

大師自稱貧僧,而他的確做到了。他將一切歸為常住所有,信徒的供養全部做為常住經費。如果他存有貪念積聚私財,就無法成就佛光山今日的規模。他也希望佛光山窮,如此才能激勵徒衆辛勤努力,精進不懈來推動文教事業。對於捐款來源,大師有所堅持。他不願接受會有爭議或因緣未具足的款項。但凡需要籌款時,他要求信徒衡量能力,不做超額捐贈才能積富於信徒。更推行百萬人興學活動以接引十方大衆以小額捐款共成佛緣。信徒發心佈施不論金額大小均要珍惜。而且建立籌款制度讓職權分開以免有弊端。長年下來,大家都有信心也有餘力支持佛光山推動的各項計劃。

大師的心願是讓"佛光普照三千界,法水常流五大洲"。他以前瞻的眼光來處理最為世俗重視的錢財問題,來達到了這個目標,也為我們留下了典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