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恩怨情事

李毓卿

星雲大師說「往好處想」「給人接受」自己做自己的貴人,自從二十多年前加入佛光會,我感覺是越來越臨近大師了,因為大師所説的字字句句都好像是在叮嚀、規勸著我,他說的「往好處想」讓我在多少憤怒、抱怨的邊緣懸崖勒馬,一想起(往好處想),我的心境就不再洶湧澎湃,好像浪波遇到岸邊,逐漸削弱力道,一波波散去了,每每在關鍵時刻之後,我拍拍自己胸口幸好有聽順大師的!


大師也受盛名之累,就連親戚族人都想做無理無止境的要求,更是恐懗要造謠生事!大師在我們心目中穩固不摧的形象豈是一般人能改變的?


這諸多誹謗𣎴為外人道的那裡是我們凡夫俗子能體會呢?


2014年回到台灣高雄佛光山參加大會,大會後滿弘法師帶我們參訪宜蘭別院和佛光大學,在那兒看到大師年輕時的塑像,記得那當下大家都在塑像兩邊拍照,大師年輕俊秀莊嚴!我們都讚嘆,內心裏不勉升起問號,真想問大師是否有被追求的困擾?
果不其然,大師他心通啊!
有要收做乾兒子的,有收為女婿的,還有精神患者讓兒子叫他做爸爸的,也有送花整衣裳的,我想大師多在寺院忙著弘法,外出有限,這樣肯定減少很多的困擾!
大師的身行言語讓我感動慚愧的事,實在很多,我從小不愛說話,更怕張揚一大半是自己不善言詞,怕出醜,但是大師的教導和法師的鼓勵,匆促之間簡單報告,
謝謝大家,阿彌陀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