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說 -我究竟用了多少「錢」? - 亞市分會黃雅芬

 

失去教育, 佛法必走向衰微. 對教育的強烈信念與使命, 是大師始終如一的堅持. 在臺灣社會對佛光山財務議論紛紛, 大師為了向社會報告, 才讓我們了解到, 大量經費都用於教育.佛光山的教育事業, 從幼稚園到大學,都是免費就讀. 試想我們為自已一、兩個子女的教育費, 已焦頭爛額, 更何況是上千上萬學子的教育費用呢?

 

一時的側隱之心人皆有之, 但長久的慈悲則需耐心、毅力. 佛光山的慈善工作, 歷史比慈濟久, 只是未對外宣傳.

 

1996年我剛接觸西來寺, 有一次,法師讓我陪兩位台灣來的師姐購物. 我看她們買了很多巧克力要帶回佛光山, 給大慈育幼院的孩子. 我說我從不知佛光山有育幼院. 師姐告訴我: 育幼院是不對外界開放参觀, 也不拿育幼院名義來籌款, 因為大師說:那裏有家開放給人參觀的. 並關照老師, 院童到學校上課的服裝及便當, 一定不能比別的同學差. 那時我才知道佛光山不是祇會蓋廟, 原來有那麼多的慈善事業.

 

教育、文化、慈善、弘法、建寺,沒有一個是賺錢的事業. 為什麼賠錢事,佛光山還一直在做呢? 因為大師用十方眾的錢財,在幫十方眾種福田. 大師凝聚我們個人的小錢,成就十方大業; 為我們種福田、積功德. 佛光山每項事業, 我們都是股東; 無盡的功德,就是我們的投資回報.